海绵下脚料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海绵下脚料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遭遇负情郎

发布时间:2019-04-16 18:45:49 阅读: 来源:海绵下脚料厂家

林丽要亲手杀了前男友马生。

一个多月前,林丽被恋爱两年多的男友马生抛弃了。

马生傍上了一个有钱人家的贵小姐,轻而易举地就把林丽给抛弃了,就跟随手扔掉一块破布废纸似的,连多说一句解释的话也显得不耐烦,他只是用手机发来了个寥寥数语的短信:“你不适合我,我们分手。”

短信发完后,马生把手机号码换了,住处换了,人也像蒸发了似的,再也不见踪影。林丽受不了,她把自己的心都交给了马生,他怎么可以说分就分,一点情意也不讲呢?林丽发疯了似的,满世界到处找马生。

有一回,林丽好不容易逮住了马生。马生刚从一辆轿车里钻出来,对林丽视而不见,径直往一个别墅走去。显然,他这是去会那个贵小姐的。

林丽叫住马生,泪流满面,质问道:“马生,你对我真的一点感情也没有了?你的心真的那么黑那么毒?”

马生回过头来,看了看林丽,嘿嘿一笑,振振有词地说:“我俩不合适,早晚都得分手。与其晚分手,不如早分手,这样对你我的伤害小一些。行了,你不要再纠缠我了,纠缠也没有用。”

林丽已经泣不成声,哽咽着说:“你真是个狼心狗肺的家伙,我把我的心都交给了你,可你竟这么轻易地抛弃了我。我,我会把以前的事统统都告诉给你那个贵小姐,让你的阴谋不能得逞。”

马生嘿嘿一笑,说:“行啊,你去说吧。告诉你,我俩之间以前的事,她什么都知道,也不在乎,你告诉她也没用。你走开,我还有事。”

林丽拦在马生前面不让开,马生恼羞成怒,双手攥拳,冲着林丽大声吼叫:“你真是个不要脸的女人,哪有你这么死缠活缠男人的,你是街头拉客的啊。告诉你,你再敢影响我的生活,干扰我的行动自由,我就不客气!”

说着,马生横冲直撞地把林丽撞到一边,径直往里走去。这时,周围围拢过来不少看热闹的人。大家知道这事的大致情况后,都对林丽指指点点。林丽心里想,这些人一定是在说她不要脸。她觉得无地自容,捂着脸哭着跑出了人群。

回到家里,联想到马生的种种无情无义表现,林丽忽然生出了一个大胆的念头:杀了马生这个负情郎!

这个念头一旦产生,林丽心里反倒平静起来,她开始筹划杀马生的事。可是,林丽要杀马生,显然不行,自己身单力薄,根本不可能杀死人高马大的马生。说不定,杀马生不成,反倒把自己的小命给搭进去了。要杀马生,必须得找个好帮手。

林丽把周围的朋友想了一遍,最后决定找李秀做帮手。李秀是林丽特别要好的朋友,大学时,两人钱一起用,饭一起吃,睡上下铺,关系铁得很。更为有利的条件是,李秀学过跆拳道,又很有主见,如果找她一起刺杀马生,肯定没有问题。

林丽找到李秀,把自己跟马生的事说了,然后直截了当说出了自己要杀马生的想法,并要求李秀帮忙。李秀听后,想了一下,说:“这个马生,简直可恶透顶,不杀不足以平民愤。不过,要杀他……”

林丽似乎知道李秀下面要说什么,打断她的话说:“李秀,这个忙你帮还是不帮?明说,别绕圈子,更别来劝我。杀马生,我决心已定,谁也动摇不了我。”

李秀一听,知道林丽真的是动了杀马生的心,深思了一下,说:“林丽,咱姐俩谁跟谁啊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。杀马生,问题不大,不用你动手,有我一个就成了。不过,杀人不同于杀鸡杀狗,毕竟不是小事,事先得做好准备,不打无准备、无把握之仗。可是,现在你我连他住在哪里都不知道,怎么杀他?”

林丽觉得李秀说得有道理,想了一下,说:“这个好办,明天我就开始去侦查,找出马生那小子的新住处。”

李秀果断地说:“算了,侦查他的事还是由我来。如果你去侦查,很容易让马生发觉生疑,打草惊蛇。”

林丽听后,连连点头同意,对李秀说:“你一定要快,我现在一天都不想看到马生还活在这个世界上。”

李秀嘿嘿一笑,拍着林丽的肩膀,说:“老姐办事,你尽管放心。这回,马生那小子撞在我俩手里,他死定了!”

没过几天,李秀找到林丽,高兴地说:“我算是把马生那小子的行踪搞清楚了。他现在找了个新的地方住,每天晚上跟那个臭小姐鬼混到半夜才回来。回到屋后,他像个死猪似的倒头就睡,一觉睡到大天亮。”

林丽高兴得直拍手,咬牙切齿地说:“好好,这下他死定了。趁他熟睡时,我们偷偷摸进去,然后一刀结果他的小命。”

李秀从口袋里掏出把匕首,往林丽面前一放,眼里露出凶光,说:“事不宣迟,今天晚上我们就动手。到时候,你先在家里等着我,我把一切都准备好后,打你电话,你赶快过来帮忙,我俩一起把马生那小子干掉。”

晚上十二点多,林丽的手机响了,李秀让她赶快过去。林丽兴奋不已,忙按照李秀交代的地址,找到了李秀。

李秀指着一间房子,低声对林丽说:“看到没有,那间房子就是马生现在住的地方。他进去已经有半小时了,现在肯定睡得跟死猪似的。路线我都侦查好了。走,你现在跟在我后边,去杀他。”

说着,李秀在前面带路,林丽跟在身后,两人蹑手蹑脚小心翼翼地往马生住的房间摸去。尽管林丽从心底里恨死了马生,巴不得他马上去死,但是现在去杀他,还是有些战战兢兢,浑身直哆嗦。

李秀见林丽这个样子,问:“你害怕了?实在害怕,我们现在就回去,还来得及。”

林丽摇摇头,坚定地说:“不,我不害怕,今天一定要马生死!”

李秀也不再多说什么,把手放在嘴边,示意她不要出声。然后,带着林丽往马生住的房间小心翼翼地摸索过去。走近马生的房间,李秀慢慢撬开房门,两人悄无声息地慢慢朝马生睡的床摸去。马生仰面熟睡在床上,从窗户透进的斑驳月光照在他脸上,一副心满意得、得意忘形的样子,嘴角还浮起一丝笑意。

真是见到仇人分外恨,林丽从李秀手里一把夺过匕首,朝马生的胸脯猛刺过去……

看着昔日的恋人浑身是血,命丧黄泉,林丽忍不住问李秀:“杀了马生,我俩会怎么样?”

李秀轻松地说:“能怎么样,等着警察来抓呗,然后一起被枪毙。”

听到这里,林丽忽然失声哭了起来。李秀大大咧咧地问:“怎么啦?杀了马生,你心疼了?”

林丽抽噎着说:“杀他,我不心疼。可是……可是,秀姐,杀了马生,我俩都完了,我们会被判死刑的,我真后悔,也很害怕。”

李秀听后,一副不在乎的样子,轻松地说:“那怕什么,只要能为你解气报仇,我就是被枪毙也值。我这叫两肋插刀为朋友,活得高兴,死得痛快。”

林丽却越哭越伤心,说:“我是家里的独生女,是我爸妈的心肝宝贝,如果我死了,我爸妈可怎么活啊。而且,你也是独生女,你爸妈今后怎么过啊?”

李秀长叹了一声,说:“我俩都一样,我俩死了,我爸妈,你爸妈,肯定也会活不长的。唉,现在说这些干吗,人已经让我们杀了。当初,我想劝你,你根本听不进去,现在后悔了害怕了,晚了!你也不想想,为一个不爱你的人、一个无情无义的人,最后把自己和最要好的朋友的命搭上,值吗?!”

林丽拉着李秀的手,哭着说:“如果,一切可以从头再来,我一定不会杀马生。我真是太蠢了,连你也给搭进去了。”

李秀转过身来,诧异地问林丽:“你这话是真的?”

林丽使劲地点头。李秀忽然哈哈大笑起来,然后啪地拉亮了电灯,指着床上血肉模糊的马生说:“你好好看看吧,这个马生是什么人?”

林丽胆战心惊地仔细一看,床上的马生脸无人色,伸手一摸硬邦邦的。李秀哈哈笑着说:“跟你说实话,这个马生是蜡像人,流出来的血是颜料。”

林丽抹了一把脸上的汗,用拳头擂了一下李秀,说:“你搞的什么鬼嘛?”

李秀又笑道:“当时你在气头上,我劝不住你。没办法,我只好来了个顺其自然,顺水推舟,找到一家出气公司,共同策划了这起‘谋杀行动’。”

林丽一听,破涕为笑:“真得好好感谢你。不然,我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蠢事来的。你说得对,为一个无情无义的人,做出不理智的事,那是蠢上加蠢。从今以后,我要振作起来,从头开始,我要过得比他好。”

李秀高兴地说:“这才对啦!”

30吨陶粒砂压力检测仪

薄膜电子拉力试验机

YEW-D系列微机式压力试验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