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绵下脚料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海绵下脚料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血情书

发布时间:2019-04-17 01:33:45 阅读: 来源:海绵下脚料厂家

不久前,小海在网上认识一个女孩子,得知她的名字叫阿梅。

渐渐的他们每天都会聊上几句,即使是一些无聊的话题,都会聊得很开心。

小海还是个大二的学生,日常除了上下课的乏味生活外,当孤单时就会找阿梅聊天。

日子久了,小海就只了解到阿梅这个名字,却不知道她是做什么、长得如何?小海猜测阿梅的年龄应该跟自己差不多。

小海逐渐的喜欢上和阿梅聊天了,阿梅有时候会不开心,就会哗啦啦的跟小海说一堆话诉苦。

小海也是和耐心的听雨安慰阿梅。

后来有一天,小海与阿梅聊天中发了矛盾。两人意见不合就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聊天了。

小海很生气,于是把阿梅的给拉黑了。

后来小海觉得这种做法很不好,可是事情已经做了。况且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,只好顺其自然。

有几个夜晚,小海都梦见了阿梅,可是却始终看不清阿梅的长相。只知道阿梅在哭泣,想安慰她,嘴巴始终张不开口。

后来的日子,小海很用功读书。

最后,小海大三了,有个女孩主动和小海表白,于是他们成了恋人。小海也很喜欢这样她。

不久后,小海无意间收到了一封信。上面的寄件人居然写着:阿梅。

小海疑问的迫不及待的拆开信封看,一张纸上就只有几行红色的字体:亲爱的小海,我还没有忘记你,也一直在寻找你。

小海没想到时隔这么久,阿梅居然还会记得自己,现在还给自己写信。

也许自己当初的拉黑她的联系信息闲的台矫情了,可是现在,哎~

小海只好叹息。

小海直接把信件收好,因为自己现在身边已经有个跟自己分享伤心与开心的女朋友,也不会再孤单了。

后来的每一天,小海都会收到阿梅的信件。“小海,我最近后不开心,我做错了一些事,可是我却没办法面对。”

每次阿梅写的信都是红色的字体,红的特别鲜艳。

小海发现,阿梅没台军给自己寄信,就像以前一样在跟自己聊天。可是小海知道,以前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。

小海明明一封信都没有回复,为何阿梅还会继续来信呢?

小海的女朋友性格特别的温顺,对小海特备好。跟她一起,让小海仿佛很阿梅在一起的错觉,有时候小海的也会被自己这种想法给吓到了。

这晚,小海再次收到了阿梅的来信。

这让小海觉得很反感,明明自己已经不理会她了,为何还是来信来打扰自己。

信里:小海,即使在你身边你好像也需要我了。你想见我吗?也许可以,不过~

这样短短的几句话让人摸不透是什么含义,甚是多了很多猜测不了事。

小海真的不愿意再收到这些诡异的信了,也甚至后悔会遇上阿梅这样的网友。他决定把所有阿梅写给他的信都烧掉,一份也不留。

果真烧了这些情书后,第二天,就没有收到阿梅的信了,以后的一天,一个星期,一个月都没有收到了。

还真是怪异啊!

可是不久的某日,小海的女朋友跟他提出了分手。这让小海感到痛苦万分,这是他的第一份贡献出去的爱啊!怎么可以就这样分开呢?

小海很不甘心。

几次找女友提出符合,都被残忍的拒绝。

小海每天都沦陷在悲伤欲绝。

这天中午,小海依然在沉睡中。突然的门铃响声给吵醒。烦躁的不情愿的起床,“谁啊?”

“先生,有你的信。”

拿来信封,就立马关上了门。把信封仍在了一边,又躺在床上睡觉。

突然,他睁开眼睛,像是想起了什么。

嗯?怎么突然有人寄信给自己了?谁啊?

这样的情景让小海又惊又怕,好熟悉的感觉。

小海看着那份白色的信封,不由自主的拿起打开一看。

熟悉的几行字,熟悉的鲜红色字体,:小海,是我。不要难过了,我还在,你上次不理会我后,我就不敢再次打扰你。可是不忍心见你如此的伤心消遣下去。

阿梅,又是阿梅!

她是怎么知道的?怎么知道的?

突然的难道轰轰直响,让人难以置信。

第二天,小海又收到阿梅的信。:小海,我好想见你啊!我没多少血液了,也没多少时间了。你可以来见见我吗?

天啊!这话是什么意思?

什么血液,什么没时间。

可是看着上面字,貌似溢满了悲伤,让人难以不去触感。

于是小海决定回复了信,这是她第一次回复阿梅的信。

手中颤抖的不知道怎样开始写,:阿梅,也许我们可以见面。你在哪里?我去找你。

舒坦的写完这些字急了出去,心里有些期待的等待回复。

很快第二天,小海就收到阿梅回复的信,里面写着正是一栏地址。

嗯?这不正是自己家乡的地址吗?小海猛地发现,难道是同乡啊?

也好,自己也好久没有回过家乡了。

过后的几天,小海收拾好东西准备启程。

不久便回到了家乡的小村田园。

村里的人大概都不认识自己了吧,因为在很小时,机跟随父母搬出城市了。

“阿伯,你自己有个叫阿梅的人吗?”

拿着锄头的阿伯听了我的询问后,奇异的目光看着。“在村里呢?你进去问问吧!”

“谢谢”

小海不知道,阿伯在不远处看着他,嘴角勾起了一抹不怀好意的笑。

进到村里,看去有很多户人家。村里人都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我,不说话。

“大婶,你知道有叫阿梅的这个人?我是她朋友,想着找她”

大婶不说,只是用用手指着方向,指引我过去。

“好的,谢谢!”

心想,很快就能见到阿梅了,就点迫不及待她长什么样,她见到自己会不会也很开心呢?

根据方向,我来到了一家大门前。门是开着的,门上挂着白色的布条,有一块门牌:祠堂。

怎么会是祠堂呢?做错了吗?

正当我要掉头离开时,耳边传来一个年迈的老婆婆的声音。

“你没有做错,进来吧!阿梅在等着你呢?”一看,什么时候门口突然站着一个阿婆了。

“这,这是祠堂啊?”我有点犹豫不决。

她点点头,走回祠堂里面,我也好奇的跟着进去。难道阿梅真的在里面?

来到祠堂的正中央,看见牌位上正是写着:阿梅

我不敢相信的倒退几步,这怎么可能?

我们不久还有联系的。

“其实阿梅早在之前就出了事故,她经常骑车自行车去县城里的寄信,听她说是为了一个男孩,就是你吧。”

“你之前也是在这村里长大的吧,不知道你父母有没有跟你说过你有一桩娃娃亲,那就是你们两个,也许时隔这么久。都已经淡忘了,这是阿梅这孩子一直心心惦记,也不知道阿梅是从哪里弄到你的地址的!有可能是你父母上次回来扫墓时她想你父母要的吧!”

阿婆说的我大概也懂了,可是,照她这么说,阿梅应该早就不在了,怎么可能还给我寄信。

“你觉得很很难以相信吧!为什么一直以来你会收到阿梅的信。”

呆愣的看着灵堂,感觉阿梅就在面前看着我一样,却不知道是什么样子。

“信确实是阿梅写的,她每晚都用身上的血液给你写信。阿梅认识的字不多,只有简单的语句。”

“不可能,你说的肯定都是吓唬我的是吗?想赶我走,不想让我见阿梅。”不敢置信的反驳。

她不理会我的结论,继续自顾自的说。

“我们这村有很久的历史了,相信之前父母也没告诉你吧!我们村一直以来都流传了巫蛊之术,以前村里的大部分人都会那么一点小招数,后来而导致村里有些人畏惧而离开了本村。”

“你父母之前也是离开的其中。”

“你们全家贸然的离开,完全忘记了给你们定下的娃娃亲,真是让人心有不甘啊。”

听了阿婆说完,简直是太荒唐了。不禁觉得背后一凉,想离开这里。

“怎么?害怕了?你不是想见阿梅吗?你很快就会见到的。”见她阴森森的说完后,瞬间后脑勺一阵剧烈疼痛,混了过去。

等我醒来后,头一阵阵的疼痛,四肢无力的趴再一张老旧的书桌上。

眼前居然有一只满是鲜血而苍白的手握着一只笔,在纸上写着。我几乎是无力抬起头,再看过去,有个身穿白衣的女人坐在面前,想动,可是却毫无力气。

“小海,你来看我了”突然一阵声音伴随着黑色的长发直落下来,一副极度苍白没有任何血迹的容颜出现在在面前。眼珠泛白没有黑色的瞳孔,嘴角带笑的看着我问。

不~不要,心中无限的害怕呐喊。

“小海,天黑了,我正准备给你写信呢!”

再次可怕的让人不忍目睹的双眼盯着我说话。

“女儿,以后小海会好好的陪你的,你不用再写信了。”又传来了原先阿婆的声音,不一会儿又听见离开的脚步声。

不,不要走,放了我,声音完全发不出来,

“呵呵呵呵呵呵~”阿梅对着我咯吱咯吱的笑着。

不要~~~~

湖北专注代办建筑资质

施工资质

湖北建筑资质代办

湖北公司代办资质